首页 > 言情小说 > 大佬总被我拒绝 > 第40章 拒绝告白像你喜欢我那样,回应你。

第40章 拒绝告白像你喜欢我那样,回应你。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心机受穿成天真美人后 极夜雪记 年轻机长 重生成了首席夫人 古五星第七系统 邪帝的丑后 锦绣成双 北疆奇遇记 波波奇人在地球 酷炎一夏

大佬总被我拒绝第40章 拒绝告白像你喜欢我那样,回应你。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041

因为薄溪云在, 顾大少虽然看了易钟深几次,后也没有多说么,只把己另一个弟弟拎了过来。

他对顾笙:“看护好溪云, 忙完记得把朋友送回家。”

顾笙然一口保证:“没问题。”

顾峥沉默。

他的重其实后半句, 但显然顾笙似乎并没有领会到。

在这种上,顾峥对弟弟的信任并不富裕。以后, 他还去找了顾先生,和顾先生低声说了几句。

说完之后,顾峥才终于离开了。

宋女士他们也准备启程去医院。

不过还没走出高铁站,顾先生接到了电话,似乎有么紧要的, 需要他亲去处理。

宋女士对丈夫的这种状况早已经习惯了, 但她对薄溪云却觉得有些抱歉。

毕竟专程来接孩子的,结果还没多久要离场一个人。

薄溪云然不会介意,忙:“没么, 的。”

他对顾先生说:“您去忙您的好,辛苦了。”

顾先生看看他,伸手拍了拍小孩的后背:“路上当心。”

这次他的手劲儿放得很轻, 拿出了碰触珍贵的精密仪器时的小心力度。

顾先生离开后,宽敞高大的suv只载了四个人, 空间更富裕了。

顾笙开车,宋女士在副驾, 薄溪云则和长坐在了后排。

今天b城冬日难得的大晴天, 气温不算冷。薄溪云昨晚休息得也不错,应该不会晕车太严重。

但他现在想的,却并不这件。

薄溪云迟疑了一下,还对着前排的宋女士问了一句。

“另一位顾先生和顾夫人, 还在回b城的路上吗?”

他还记得刚刚顾笙说的话。

顾大少的父母在外省任职,目前还在赶回来的路上。

薄溪云:“要工作忙的话,不然别再辛苦他们再跑一趟了。”

他听得出,顾家人都为了来接己。

像顾大哥和顾先生,都临时推了手上的任务赶来的。

薄溪云不想给别人添太多麻烦。

宋女士听懂了他的意思,摆手。

“没系,大家都想过来看看,不会耽误么。”

她说完,薄溪云身侧的易钟深又说了一句。

“本来也快过年了。”

“对,”宋女士头,附和,“过年也要回来团聚的。”

薄溪云这时好像才稍稍放下心来,没有再多问。

宋女士却像想到么,若有思地从后视镜中看了后排的易钟深一眼。

其实顾家也好,易家也,他们这种稍大一的家庭,子女分散在国各处,过年时不回来团聚也常态。

而像易钟深去年还来过顾家拜年,他肯清楚,顾大伯并非年年都会回来。

以易钟深说的那句话,纯粹只在安抚薄溪云,为他卸下心理负担。

宋女士又透过后视镜多看了易钟深一眼。

本来一直觉得易家小孩个挺冷淡的『性』子,没想到他说话也会这么体贴。

不过也对。

宋女士的目光转向了另一侧的薄溪云。

对这么好看又懂的孩子,谁能不心软呢。

从高铁站到医院的车程大概二十分钟左右,宋女士一开始还会和薄溪云闲问几句,后来怕小孩不舒服想休息,没有再开口。

她开车载屏幕,放弃了悠扬的轻音乐,车内气氛一时很舒缓。

时不时的,宋女士还会从后视镜中看一眼车后座的情况。

许因为刚下高铁又连续坐车,少年眉眼间的确有些疲惫。他的皮肤本偏白,被车窗外映『射』进来的冬日阳光照着,更到了近乎透光的程度。

在长辈看来,气血不太足,着实有些纤弱。

宋女士正盘算着怎么找人给孩子好好补补,见后视镜,原本已经闭目养神的薄溪云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少年抬眼看向了身侧的男生,两人不知发生了么,薄溪云忽而笑了起来。少年微微扬起的脸上染了笑意,一瞬间,原本透明到几近消散的五官倏地生动起来,像仙气脱俗的素白冷瓷,终于被染上了睛的一笔艳『色』红釉。

宋女士又看了几眼,才察觉了端倪——

原来刚刚薄溪云闭目养神的时候,一旁的易钟深不想他被车辆的晃摇惊扰,便伸手将人扶住了,让少年轻靠在了己怀。

而易钟深圈过人腰侧的那只手,正好搭在了少年的腰腹间。

薄溪云闭眼休息着,习惯『性』地用一手握住了另一只手的指尖,时不时地会轻轻捏几下。

结果易钟深的手指在他双手旁边,少年模模糊糊地,捏到对方的手指上去了。

宋女士之以会把原因了解得这么清楚,因为在薄溪云发现不对,笑起来之后,这两人的手指却还在一起,完没有要各收回分开的意思。

以宋女士看见,男孩又闭眼靠了回去,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捏着指尖。

只不过这回,他换成了在捏易钟深的手指。

……嗯?

宋女士隐约觉得似乎有不对。

这两个孩子的系这么好吗?

汽车开到了医院门口,薄溪云先下了车,易钟深也陪他一起。

宋女士则留在副驾上帮儿子指路,让顾笙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。

车上只剩两个人。

宋女士犹豫了一下,问。

“小笙,云云和钟深,他们俩……”

宋女士还在斟酌用词,但顾笙好像已经猜到她要说么了,直接。

“对,他俩系挺好的,毕竟亲长嘛,钟深一直很照顾溪云。”

说到这儿,顾笙又感叹。

“也幸好竞赛成绩出得早,钟深一放寒假去了,也跟着一起,小孩这段时间才没怎么遭罪。”

宋女士原本还有另外的猜测。毕竟,不只易钟深对人那么耐心仔细,一开始薄溪云还主动说了想和长一起坐车。

但见儿子这么信誓旦旦,说的业上的原因,宋女士也没再说么。

可能她想多了吧。

几人一同进了医院,这正顾老太太疗养的地方。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去顾老太太那边,因为一进来,宋女士接到了鉴医生的电话。

亲子鉴在许多医院都可以做,几人并不用再跑去其他地方。

宋女士和医生聊着,顾笙也简单和薄溪云介绍了一下。

其实按照顾老太太的意思,她原本连亲子鉴都不想做了,薄溪云肯顾家丢失的小外孙。

己的孩子,她还会不认得吗?

但顾家其他人还劝了一下老太太。

这毕竟顾家揪心了这么多年的一件大。

电话还打到了还在仲南海的老爷子那去,后,顾老太太终于同意了。

毕竟,等做出鉴结果,之后薄溪云的户口和籍迁移也会用得到,这也对孩子负责。

薄溪云的血样和带『毛』囊的头发,昨天已经送来了,顾家也取来了小女儿顾箜琴之前留下的部分血样。

只不过顾箜琴血『液』的留存时间已经很久了,为了保险,顾家又在医生的建议下,加上了亲缘鉴。

“也说,等下会做三份鉴,”顾笙说,“你和小姑的,以及你和爷爷『奶』『奶』各一份,三份共同匹配一下。”

薄溪云头,他一直都没么异议。

“好。”

宋女士打完电话,先去了鉴医生那边,她吩咐顾笙带着薄溪云去找地方先休息一下。

顾笙便领着两人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。

薄溪云到了附近发现,和医院内其他大型楼栋不同,这一处只有两层的小洋楼。

四下走动的人员很少,各处栽满了绿植,即使冬日,常青乔木依旧堆叠葱郁,环境相当幽静。

只不过顾笙才刚来,被一个医生叫住了。

薄溪云落后了一步,隐约听见医生对顾笙说。

“家属吗,把这个送到a区三层,对,好家属亲看着过去。”

顾笙本来想拍着薄溪云,但医生这么说了,他也没办法。等安顿好薄溪云之后,他先拿着东西送去了a区。

薄溪云在大厅坐了下来,室内很温暖,透过明亮的落地窗,还能看到外面的大片风景。

室内座椅也都安置了软垫,并不会冷。

薄溪云坐在长椅上,易钟深坐在他身旁。

少年望着窗外挺直遒劲的松树,不知在想么。

忽然地,有震动声响起。

易钟深的电话。

男生接起电话,低应了几声,很快挂断了。

他并没有说么,但薄溪云已经转头看了过来,问:“有要处理吗?”

易钟深沉默,了下头。

薄溪云:“长去忙吧。”

易钟深却没有着急起身,他看着薄溪云,:“白家的。”

薄溪云顺口问:“白修吗?”

“有他的一部分。”易钟深并没有瞒着少年,他问,“你想知吗?”

薄溪云摇了摇头。

他说的实话。

对白修,薄溪云从来都没有兴趣。

易钟深抬手,『摸』了『摸』少年后脑的软发。

他的手掌修长宽大,有一半便贴住了薄溪云的纤细的脖颈,但因为还隔着一层衣领,以敏感如薄溪云,也没有觉得不舒服。

只感觉后颈覆上了一令人眷恋的暖热温度。

“很快回来。”

易钟深。

“在这儿坐一会儿,或在附近逛一逛,会有保镖跟着,有和电话。”

薄溪云乖乖头:“好。”

宽敞明亮的室内只剩下了他一个人。

薄溪云并没有外出,依旧安静地看着室外的日光,与飘旋过枝头的清风。

直到他的身后,忽然传来了一动静。

“啪嗒。”

薄溪云回头,见一位陌生的『奶』『奶』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。原本拿着的手包掉了下来,落在了地上。

那一位穿着考究,胸前还别着精致胸针的老人。她垂散的白发丝毫没有丁凌『乱』,只透显出了岁月沉淀之后的优雅。

老人的容貌那种超越年龄的美丽,不管几十年前还现在,都会让人衷夸赞一声的美人。

只不过『奶』『奶』的神『色』有些严肃,看起来不怒威。

莫名让薄溪云觉得有些眼熟。

薄溪云没有细想,他先起身走了过去,将老人掉落的手包捡了起来,还给对方。

不知为何,老人看起来似乎有些魂不守舍,她停了一会儿,才缓缓接过了薄溪云递来的东西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

薄溪云看着对方卷起的一侧袖口,犹豫了一下,问。

“您刚抽完血吗?”

他看到老人的臂肘内侧还有一处尚未贴好的棉球。

果然,老人头:“嗯。”

她手还捏着一只棉签,转身便想将棉签扔到一旁的医用垃圾箱中,不过老人还没动作,被薄溪云拦下了。

“您抽完血不还没按多久?这样等下会有皮下瘀血的。”

老人动作一顿,回头看他,眉宇间的神『色』依旧很严肃。

薄溪云这时才回想起来。

他终于知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拿来的了。

这位『奶』『奶』的表情,和顾先生以及顾大哥都很像。

不过现在不想这些的时候,薄溪云一眼瞥见老人手臂间的针孔已经开始渗血,便提议。

“帮您按一下吧,可以吗?”

老人的唇动了动,后却也没有说么,只把手中的棉签递了过来。

薄溪云接过棉签,按在了针孔上,他扶着老人在一侧长椅上坐下,手下的力度一直保持着。

每次抽血之后按住伤口,都一件挺麻烦的,按重了会疼,按轻了又不管用。要嫌麻烦不按,针孔附近很容易形成淤青一片,后碰到时会更疼。

但少年的动作却相当娴熟,力度也恰好适中,哪怕老年人皮下肉薄,很容易硌到骨头,他却也完没有让人感觉到一不适。

却让人忍不住会想。

之前小孩有过多少次抽血的经验,才会这么熟练?

老人没有去看己之前渗血的针孔,反而地盯着薄溪云看了好一会儿。

忽然,她开口。

“你比她脾气好多了。”

薄溪云正数着秒数算止血还要多久,闻言一怔。

“……?”

老人已经顾地说了下去。

“以前她看见不按棉签会皱眉,数落不能松开,然后她过来会直接把血孔按住。”

薄溪云逐渐意识到了么,漂亮的眼睛慢慢睁圆了。

老人缓声说:“而且只许她数落别人,别人不能说她的,一说她抱着书开始看,么话也不会听。”

薄溪云怔忪:“她……”

老人很轻地笑了一下,难掩细纹的脸变得如此生机灵动。

“的女儿呀。”

她含笑看向薄溪云。

“你的妈妈。”

笑容积蓄在眼底,终凝聚成泪水滑落下来。

老人抬手,整个地拥住了面前的少年。

“囝囝呀,乖崽……外婆来迟啦。”

明明坚强了一辈子的人,怎么还有这么多眼泪啊。

泪珠又这么烫人。

薄溪云怔愣着,也下意识地伸手,拥住了抱着他的老人,轻轻拍抚着那颤抖的躯体。

“没的……没了。”

老人的身体瘦弱,单薄,根本不知从何积蓄出的那份力气。

把他抱得那么紧。

像这样,再也不怕会丢掉了。

顾老太太好一会儿才勉强将情绪压抑下来,她正想从手包中拿出手帕纸时,才发现,己手臂上的针孔还在被对方按着。

小孩那么细心地照看着她,连一错移都没有。

顾老太太一愣,眼前已经递来了一张纸巾。

薄溪云将纸巾交给对方之后,才收回了拿着棉签的手。

针眼果然已经不再出血了,周围也没有一要泛青的迹象。

帮老人把卷起的衣袖理好之后,薄溪云才起身,去把棉签扔到了医用垃圾桶。

等他回来,顾老太太已经平复了许多。薄溪云问:“您刚刚要去哪吗?接下来还有吗?”

顾老太太依旧目不转睛地望着他,闻声才摇摇头:“没,只想出去看看,平日难得见到太阳。”

“外面不算冷。”薄溪云问,“那们出去转一转?”

两人走去了室外,薄溪云发现老人的腿脚似乎不太方便,走路有些迟缓。

但顾老太太出来并没有拿拐杖,薄溪云也没有多问。

他知有些老人不喜欢拿拐杖,非到迫不得已时不会用,不然他们总觉得一旦依赖拐杖,己输了。

薄溪云只把手臂放得更低了些,方便老人扶握。

两人走到室外,这大厅外的地砖也被铺成了缓坡状,没有难爬的台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心机美人总在钓我 被偏执大佬看上后[快穿] 我家大师兄爱养花 不定年龄差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[娱乐圈] 涩泽只想要结晶 薛定谔爱情 与咒灵为邻后我成了最强包租公
返回顶部